学习真好

冰秋真好磕!

长恨[杨玉环李隆基]

劫难自渡.:



  北方初冬的小雪惹人喜爱,绕在腕间,落在肩头,恰逢国乱平息,一路所见的人都在收整几近断壁残垣的旧舍,还不忘念叨着天宝年间的盛世,即使那是沙漠中最后一角固执的绿色,是婉转奉承砌成的摇摇欲坠的高楼。

  数月前仓皇而逃恍若辞庙的李隆基如今又仓皇地回了长安。来回死伤无数,如今安史二人已被正法,长安童叟老幼似是忘却了李隆基的耽于声色,忘却了大殿之前百官的乖张。

  他回到了华清池,他想翻出一片杨玉环触摸过的干枯的花瓣,他回到了太液,想辨认出杨玉环夸赞过的那朵芙蓉,他回到了寝宫,想回忆起最后一次安然的翻云覆雨,然后想尽办法留住它们,恨不得将它揉进骨血,可花瓣被黄埃覆没了,芙蓉刚入秋就凋谢了,再怎么回忆她也已经命殒马嵬坡了。

  几个月奔忙,恍如隔世。

  一旁的侍臣唤了好几声太上,他竟毫无反应。

  他终是把魂魄落在了醉里梦里,辗转里,最后的一道圣旨里。